炙云帆

我不想抱大腿啊!!(四)

1.all金,only金受,不喜误入。
2.总算星期天了o(≧v≦)o更新更新
3.幼儿园文笔莫嫌弃
4.时隔半个月我终于更新啦!

“这次的兽潮是和我们的任务有关哒!”吊儿郎当的声音从温泉另一头传来,雷德红黑色的身影在空中一闪而过,轻盈的落在祖玛身边,一脸求表扬“我可没偷懒哦~是去勘察情况了~可危险了呢╭(╯ε╰)╮”

“。。。。。”默默挪开。

“别这么冷淡嘛~祖玛。”雷德早就习惯了祖玛的冷淡,继续面不改色的向祖玛蹭去。

“到底怎么回事?”祖玛也早就习惯了雷德的性子,知道避不开,只得一手撑着雷德的脸,保持距离。

“现在,”雷德意味深长的笑笑“是蚁后的产卵期。”

意味深长的表情配上半张被挤变形的脸。

“噗!”想笑又不能笑的众人,忍得肩膀都在颤抖。

“噗!哈哈哈哈!嘉德罗斯,你的手下真搞笑!”佩利笑的在地上打滚,完全没发现嘉德罗斯的脸色已经越来越黑。

“别闹了!”嘉德罗斯狠狠的瞪了佩利一眼,对着祖玛和雷德喝到。我在渣渣面前英明神武、霸气侧漏(不存在的)的形象都被你们毁了啊!“说。”

“老大!我跟你说哦,你也知道这次任务是要取得蚁后的王卵的嘛,但是,它没说要多少,是一枚呢?还是两枚呢?这里人这么多,是每人一枚呢,还是一起一枚呢,也不知道。我们都是合作者,所以应该不是一起一枚的,那么……”雷德突然顿了顿,一时竟只有呼啸而过的风声,带来一丝硝烟的味道。

一位蚁后一次只会产下一枚王卵,这是常识。那么他们必须抢夺一枚王卵,留下一位胜利者。

寂静漫延在空气中,唯有风穿过树叶的声音。

“哗——!”

突然一阵水声响起。

自然而然,所有人都看向声音的来源。

金发少年呆呆的站在岸边,完全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是金!

格瑞面无表情的叹了口气,从凹凸商城里买了套男装丢给金“先穿衣服吧。”

。。。。是哦。众人互相看看对方的半裸体,尴尬的发现自己就这样围个小浴巾站在岸上,严肃无比的讨论任务。

“自己去穿衣服吧。”雷狮似乎也是看不下去了一手捂住自己眼睛,朝海盗团的挥挥手,让他们自己去穿衣服。

然后。。我们恶趣味的雷总走到我们的天使金面前。“小鬼~”雷狮性感的音线微微上扬,带着诱惑。

“嗯?”金正埋头跟格瑞刚扔过来的衣服苦斗,头也没抬。

雷狮嘴角抽搐了几下,(#‵′)靠这个小鬼居然敢敷衍他!不爽的掐住金的下巴,迫使他抬起头来。

雷狮邪笑着挑挑眉,示意他往下看。

金一脸莫名奇妙的顺着雷狮的示意看下去,我哔——!

看到金一脸惊讶加悲愤的表情,雷狮满意的点点头。看到大爷的……

“哇啊啊啊(Q~Q)格瑞!”金一蹦而起冲向格瑞

“怎么了?”格瑞包住自家发(媳)小(妇),冷冷的扫了雷狮一眼。雷狮毫不在意、挑衅的看着格瑞。

“雷狮向我炫耀他的八块腹肌!”

“……”

“……”

“没事的金,八块腹肌你迟早会有的。”格瑞一边无奈,一边暗喜。还好金这个呆的,不知道雷狮的意思,可是,这样自己也很麻烦啊。

“真的吗?”金抬起头来,泪汪汪的看着嗝瑞。

“嗯。”靠!格瑞不由自主的咽下口水,自己媳妇咋这么可爱!

金满意的从嗝瑞身上下来,没想到不经意间。。。

“哇啊啊!格瑞你啥时候也有腹肌了啊?!八块!又是八块!5555555~”金有点崩,他哭丧着脸穿上裤子。

“这有什么。”嘉德罗斯不屑的看过来,“我也有啊。”

“……”连九岁的嘉德罗斯都有!难道只有我是一整块的嘛!不不不,还有卡米尔!他那么爱吃甜点一定没有腹肌!

金一脸期待的看向卡米尔,正在套上衣的卡米尔下意识的一顿。

“。。。”满心都是腹肌腹肌腹肌的金,自暴自弃的套上上衣自我欺骗,我有八块,我有八块……

【滴——!任务者金激活惩罚,惩罚继续。】

“等等啊!!  !”白色的光淹没了金惨烈的叫喊。所有熟人都在啊!格瑞也在啊!

金本来就是所有人目光的焦点,所以。。。

金生无可恋的穿着粉色的裙子,没错!你没看错!是粉色的裙子!为什么还会换颜色啊!摔!

“咔擦!”“咔擦!”“咔擦!”…………

一片拍照的声音。。。

“其实还蛮合适的。”白色骗徒隐晦的在金身上打量,真诱人啊。

“没想到,小鬼你还有这种爱好啊~”雷狮玩味地打量着金裙摆下光滑白嫩的大腿,手上动作一点不慢。

可爱,想菳。。。卡米尔比雷狮动作更快,360度无死角。

格瑞淡定(心满意足)的收起终端“怎么回事?”

金捂着脸,欲哭无泪“就是——”

“就是——”

“就是——!”

………………

【滴——!警告!警告!任务者金企图泄露秘密任务,强制隔离!强制隔离!三、二、……】

“等下啊!!”

【传送!】

耀眼的光柱自上而下,速度极快,就要带走金和安米修。

“你当我是死的吗?!”嘉德罗斯反应最快,抓着大罗通神棍,就冲了上去。

来不及了!

顷刻,光柱已经消散在空气中,与它一起消散的还有金和安迷修。

嘉德罗斯微眯着眼睛,大罗通神棍在空中嘶鸣着,那是王的愤怒。“没有东西能抢本王的人!”

海盗掂量着手中电光缭绕的雷神之锤,如同夜色般深沉的眸子翻腾着怒浪“想要从掠夺者手中夺取吗!”

冷酷的竹马静静的盯着光柱消散的方向,握着原谅色大刀的手微微颤抖,一向毫无波澜的紫罗兰色眼眸闪过愠怒。到底……是怎么回事!

卡米尔递过手中的终端,“大哥,是凹凸大赛系统。”

[emmm,被发现了吗?无!所!谓!反正你们在完成任务之前是出不去的,哈哈哈!]

“什么任务。”原谅色大刀隐隐泛起光芒。

[什么任务?你们,不是知道吗~]任务助手欠揍回应[嘛,看你们这——么可怜的份上,告诉你们一点。蚁后不止一个,至于任务目标自然不止一个,谁先找到任务目标,谁就能先见到刚刚的任务者金。]

“那那个安迷修为什么可以跟金一起去呢?”帕洛斯微笑着。

[因为他们在进入森林前就组队了啊~好了,剩下的无可奉告!加油吧,任务者们!]














评论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