炙云帆

有人想看看我们可爱的小英雄的嘛?

不想打字翻旧梗的我。~~( ﹁ ﹁ ) ~~~

喜欢务必给个心❤哦(。・ω・。)ノ♡

其实我觉得吧,金的女装应该是这样的。

也很可爱对吧\(^o^)/

轰出胜童话合集(一)白雪公主篇(上)

ooc有的啦文笔不行多多担待

轰焦冻:白马王子
爆豪胜己:白雪公主
绿谷出久:白雪公主的侍卫
七个小矮人:1.饭田天哉2.丽日御茶子3.蛙吹梅雨4.常暗踏阴5.障子目藏6.切岛锐儿郎7.峰田实
国王:安德瓦
女皇:爆豪胜己的妈妈
好了,以上没问题就开始啦!(。・ω・。)ノ♡

很久很久以前,在冰火之国…………

“为了获得他们国家的火药技术,这婚你必须结!”国王安德烈居高临下地坐在王位上,对着下方在人命令道。

“不,我拒绝。我是绝不会同意你的政治联姻的,去娶一个连一面也没有见过的女人!”下方半跪着的男人抬起头,露出一张帅气的脸,冷漠的眼中是满满的拒绝。我绝不会像你们一样,跟不爱的人结婚!

“哼,你以为你有的选么,我只不过是通知你罢了!”最高位上的国王冷哼一声,粗矿的嗓音中带着不容抗拒的粗暴“来人啊!把王子带下去关起来,直到大婚当日。不准他出房门一步!”

与此同时,另一个国家。

“臭老太婆!你居然让我嫁人!还是一个陌生人!我不嫁!爱谁嫁谁嫁!”
充满了火药味的声音回响在空洞大殿中,使沉闷的空气越发令人难受,感觉就像快要爆炸了一样。
“我有什么办法?要不是我们国家只有一个公主,我能让你上!?还不如让小绿谷去呢!”
“你敢!”爆豪胜己愤怒的直接站起来,“要不是你这个臭老太婆!硬对外公布我是个公主!现在你还怪我?!我。。。。”
“好啦!女皇殿下,咔……王子殿下,现在可不是吵架的时候,还是想想这事怎么解决吧。毕竟娃娃婚这种事情,真的不靠谱……”绿谷出久把差点打起来的两个人努力分开,又好声好气的劝,这才让人勉强不吵。
“哼,把这臭小子给我带下去,我看着心烦!”女皇昂着头回到了王座上。
“嘁!”爆豪胜己也昂着头,一脸不爽的离去。

——————————————————————(。・ω・。)ノ♡——

是夜……

冰火之国

“着火啦!快去救火!”

“哪里着火啦?”

“王子殿!”

“什么!白马王子殿下还在里面呢!”

“快去救王子殿下!”

滚烫的火舌将一切消融在浓浓的黑烟中,欢快地跃动着。

轰焦冻淡漠的看着自己的杰作,听着窗外嘈杂的呼喊,明白,时机到了。

“真的不用去把他追回来吗?国王陛下。”侍卫站在高大的国王身边看着自家王子骑着马越走越远。

“随他去,让他好好吃点苦头!不过……找个人跟着他,别让他丢了。在婚礼前给我抓回来。”

“是!”

“哒哒哒……”

侍卫的脚步渐渐隐去,大殿又沉寂下来,安德烈独自一人站在窗边,眺望着轰焦冻失去踪影的方向。

炎国

夜深人静,只有一轮明亮的月亮高高地悬挂在漆黑的夜幕中。

“咔酱,我们就这样跑掉,不大好吧。”绿发少年不安的往马厩外面探视着,紧张的压低声音“女王陛下也是迫不得已的啊。”

“啧!费什么话,废久,听我的就可以了!”爆豪胜己干脆利落地翻身上马,向绿谷出久伸出手。
“上来!”

“不不不!我还是自己骑马吧!”绿谷看着眼前不能更熟悉的手,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如果跟咔酱黏太近,以咔酱不喜欢和别人贴太近的性格,咔酱大概会把我炸成灰的吧!

“啰嗦什么!要不是你这个废久不会骑马,老子才不会载你,快点!”

“……”所以你究竟是为了什么带上我啦,5555……〒_〒。

爆豪胜己看着绿谷出久迟疑的样子,心底的不爽抑制不住的涌了上来,直接将其拉上马,策腾而去。

“走了?”透着浓浓的疲惫,声音从躺椅上传来。

“走了,女王陛下。”侍女恭敬的站在躺椅旁。

“绿谷和他在一起吧?”明明是问句,却像是在说一件事实一样。

“是的,女王陛下”

“哎,走就走吧。”女王叹着气从躺椅上站起“我们去给他收拾那一堆烂摊子!回来我可要揍死他!”

“……”侍女开口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闭上嘴。
女王陛下,您嘴角上扬的弧度实在是有点明显啊。

没有写出绿谷出久小天使万分之一的可爱〒_〒〒_〒
其实是一个误会啦!轰焦冻跟爆豪胜己的婚约。轰总的婚约其实跟我们绿谷小天使哒!后面会解开误会。这是我第一次写小英雄的文。希望大家喜欢!

我不想抱大腿啊! ! !(八)

金受only
all金文,现主嘉金和安金,不喜欢的小朋友不要误入哦。

╭(°A°`)╮我擦累,为什么又有新的任务。晚安吻……emmmm,我的运气终于好了一次⊙▽⊙一次这个任务还是蛮好解决的。金想着,不知不觉的对着空气傻笑。

“你在笑什么呢?金。”安迷修看着眼前的少年在自己宣誓后,灿烂的笑脸,不禁想到,是因为自己吗,是因为自己而开心吗?如此想着,安迷修原本严肃庄重的表情也渐渐柔和下来,露出了温柔的微笑。

“嗯?”金眨眨眼睛,回过了神。
“当然是因为安迷修把我当做重要的人啊~我很开心!”
这不算撒谎,因为金确实在为自己成为安迷修的好朋友(雾)而开心。

“……”

安迷修欲张口说些什么,却被金突然起来一个哈欠打断。

“啊~好晚了,安迷修,我们去休息吧。”一边说着一边推安迷修回到他自己的帐篷前。

“啾~”

[恭喜任务者金完成日常任务,晚安吻(1/2)。]

“晚安啦,师傅。”听着自己脑海里的任务完成提示音,开心的一溜烟跑回自己的帐篷。

徒留下一脸呆滞的安迷修。

安迷修下意识的抚上刚刚金啾过的脸颊,脸上突然爆红。啊!啊!啊!啊!啊!啊!王子殿下他啾我了啊!要不要回吻呢,要的吧,不不不,不行,会玷污王子殿下的!要不还是去回吻,不然就不礼貌了。啊啊啊!师傅!我该怎么办啊!

安迷修就这样纠结了一个晚上。

和安迷修的纠结不同,金挺习以为常的,以前格瑞说过,好朋友之间本来就是要做晚安吻的,这是正常的。所以他们以前睡觉前都要互相亲一下。

金放任自己瘫倒在柔软的睡袋上,满足的叹了口气。虽然系统任务这么坑爹,但是系统商城出品果然必属精品啊,这睡袋都这么软。金满足的翻身滚了一圈,金色的吊坠从衣服里掉了出来。

姐姐……

金捡起吊坠,轻轻啾了一下,在心里悄声道,晚安,我亲爱的姐姐。

金做了一个梦,他知道自己在做梦。因为自淘汰赛之后,他经常做这个梦,只是这次有点不一样。

梦里的姐姐秋离他越来越远,他拼命的追拼命地追,就在快要追到的时候,一块超级重的石头压在他身上,他挣扎不得,只能看着姐姐消失在天际。

然后他就醒了。

眼前是漆黑的,金的意识还停留在梦里,姐姐身影正消失在天际。

[警告任务者经济任务时间期限还有十分钟,请尽快完成日常任务(1/2)]

熟悉的电子合成音将金从梦中拉出来。

金茫然的眨眨眼睛,打个哈欠,想要坐起来,却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   !——他真被什么东西紧紧的锢住。金使劲地扭过头,就看到一大片金色。嘉德罗斯正躺在他的身侧,平日里透着高傲的金色眼瞳闭上了,倒显得有些可爱,婴儿肥的脸蛋正顺着呼吸一起一伏,只是——
他手脚并用,死死地缠住他,几乎把大半个身子都压在他身上了。

难怪会有一个那么重的大石头。金沉默着想起格瑞曾经说过的一句话。

嘉德罗斯,真是个可怕的男人。

————不?这种睡姿只能是小屁孩儿吧!看,连帐篷都走错了!

[据任务期限还有五分钟!警告!请立即完成任务!否则将开启随机惩罚。]

任务警示音在金的脑海中响起。

金忍不住继续在心底吐槽,幸亏嘉德罗斯走错了还能顺便让我完成任务。这么看来,嘉德罗斯也挺可爱的嘛。不过,只有在他睡觉的时候,平时只是一个自大狂而已。

吐槽归吐槽,金可不想在用随机惩罚,考验一下自己的运气。

微微用力的凑近,蜻蜓点水般,在嘉德罗斯脸颊上的小星星上亲了一下。

听着脑内任务完成的提示音,金困倦的再次入睡。

他没有注意到的是嘉德罗斯本来随意搭在他身上的手,不知什么时候紧紧地握成拳头。






这个章节大概就是差不多最后了,我打算下一章就让嘉嘉和安迷修功成身退。你们希望下个是哪队呢?给个建议吧⊙▽⊙

格瑞祖玛雷德一组(嘉德罗斯退场之后,祖玛和雷德会一同与他退出这个任务。格瑞会分配予其他队伍。)

雷狮海盗团一组(人数不够,只能把他们分配在一起啦。)

两个组。

之后再说~幼儿园文笔超差,希望你们喜欢。(。・ω・。)ノ♡比心

关于爆豪胜己被抓去了(占tag抱歉)

有没有人能告诉我一下后面会发生什么!
我不想出现像佐鸣那样的事啊!

我不想抱大腿啊!!!(七)

以后还是要持续更新的,忽然发现很久不更新看的人就少了好多!伤心π_π

“既然你已经是本王的人了,接下来把我说的话你要通通记住!首先绝对不准勾三搭四,尤其是那个安米修。,然后@ygrdghubdecghhijjg...”

都说了我不是你的人,金在心里面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突然一个熟悉的机械混合音响起。

[叮!恭喜任务者金完成任务,:你是我的人(1/5)。]

[任务助手,你修复了?!]金又惊又喜的急忙询问。

[怎么可能这么快!只有五分钟交流时间,之后,将由智能系统接管和发布任务。]

[哦(´-ω-`)那任务系统也是特意来通知我的吗?你真好。]

[我只是特意来提醒一句,千万别忘了!任务!之后,被攻略者们关于本次任务的所有记忆都会被消除!攻略者如下:安迷修,嘉德罗斯,格瑞,卡米尔,雷斯。顺便一提,随即惩罚还是在的,别忘了按时完成任务,五分钟到了,拜。]任务助手,急切的说完这句话,立刻消失不见。只留下金在内心绝望的呼喊。

[雾草!你别死啊,任务助手为什么随即成了还有啊!]

“喂,渣渣,你听到了吗?!”

嘉德罗斯的暴喝和从耳边呼啸而过的大罗通神棍,将金从无尽的随机惩罚中拉出来。

           刚抬起眼帘,纯金色的眼眸就撞入眼中,太,太近了!

太近了,额上的发丝和呼吸交缠在一起,似乎连氧气都被夺去。快要喘不过气了,心跳声在无限放大,扑通,扑通,一下比一下慢,几乎都要停止。

粉红从少年白皙的脖子开始,一点点的侵略,锁骨正随着呼吸一起一伏 ,微微颤抖,看起来即可怜,又异常诱惑。嘉德罗斯舔舔蠢蠢欲动的牙齿,金色眼眸在黑暗中闪闪发光!看起来就像一只饿急了的野兽。

金看着那只兽突然笑道:“渣渣,你是我的人了?”明明是问句,却一丁点询问的意思也没有。

“咕。”金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正想拼命摇头,却只来得及看到眼前金色的发丝一晃,然后――

      “啊!!!”

“金!”安迷修急忙扔下还未整好的帐篷,全力向惨叫传来的方向疾驰。

“唔~∏_∏”金捂着锁骨泪汪汪地控诉嘉德罗斯“你咬我干嘛!都出血了!”

“切!渣渣就是渣渣,随便咬一口就出血了。”嘉德罗斯感受着舌尖上的血腥味,心情颇好的抽回大罗通神棍“别忘了我对你说的话,去巡查了。”说完,纵身一跃,失了踪影。

安迷修赶到时恰好看见嘉德罗斯的离去,而金眼泪汪汪的捂住锁骨。

“发生了,什么……?”

安迷修站在树影下,褐色的眼眸,晦暗不明。

“安迷修?”金欲哭无泪的扭过头,道“嘉德罗斯咬我。”说完,将手拿开露出了一排整齐的牙印。

整齐的牙印落在安迷修的眼里,深深多了几张牙舞爪的意味,让人不爽。嘉德罗斯那家伙,是想说这是自己的东西,让我不要动吗?

不如盖上自己的印章,将它覆盖怎么样?

不知从哪里冒出的想法让安迷修心下一惊,又甜美的让他难以抵抗。他揽过金的肩膀。也许……可以?为什么……不可以呢?

“安迷修?”金疑惑的仰起头。

不不不,不行!我不能这样,这样是不对的。

哪里不对?

不对!

只是舔舔而已,又不痛,还可以消毒。

消毒?

对啊,口水是可以消毒的,可以消去一些“不好的东西”哦~

消毒…,对!我只是为了给金消毒而已。安迷修看着牙印,难以抑制的舔舐上那块白皙的皮肤。

“哈哈哈...安迷修,别舔了,哈哈哈,好痒…”金感觉一个湿软的物体在脖子上扫来扫去,细细的痒感,让他忍不住扭动着去躲避“你干嘛啊……”

“消毒...”模糊不清的字眼从耳边飘过,金感觉安迷修又将他往怀里带了带,按住不安分的腰,轻轻在嘉德罗斯咬过的地方又咬了一口,嗓音中带着隐忍的暗哑“别动。”

半响才直起身来,一抬头就看见金有些害怕的望着他。

“安迷修你怎么了?你舔的我好痒啊,哈哈:D”雾草,雾草,好可怕!●﹏●为什么都要咬我。我难道看起来那么好吃吗?

混沌的意识一下就清醒了,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的安迷修迅速后退了好几歩,不可置信的捂住了嘴,我刚刚竟对金有了那样龌蹉的想法,一想起刚刚自己做了什么,安迷修脸红的就像一个熟透了的番茄。

“对,对不起,金,我..我只是,只是在消毒...”安迷修的声音越来越低,多么拙劣的借口,金一定是把我当成变态了吧……,不!做了这种事的我怎能逃避!“金!”

金错愕的看着安迷修从脸红的吞吞吐吐到一脸认真,说不出话来。

“我今日的所作所为,实在不符合作为一名骑士的行为,竟对您做了这样的事...为了补偿您,我将宣誓效忠!做独属于您一人的骑士,一生都效忠你,唯你一人。”

“不不不,没关系的安迷修!你不过是舔了我几下,怎能就这样在我身上绑定你的一生呢!”金急忙拒绝。

“不,金,我的过错就要由我来承担。如果不能忠于您,那我只能,死于剑下。这是我身为骑士必须做到的原则。”安迷修拔出凝晶,流焱。
褐色的眼眸沉默的注视着锋利的剑刃,骑士默默等待着那一人的裁决。

“。。。。那。。。好吧。”金叹了口气,何必呢。虽然这样很对不起安迷修,但是还好任务结束后,记忆就会消失,先答应吧。

“我,最后的骑士安迷修在此宣誓,此一生效忠于金,属于金,以及是生命发誓,我将保护的王子殿下!直到我身体的血液流尽,最后一滴。”

誓言被林中偶然而至的微风扬起,穿过茂密的树林,被银色月光所见证,见证骑士,一生仅有一次的宣誓。

“我已经独属于你一个人了,金。虽然你现在并属于我,但是,”安迷修温柔的撩开金的发丝,温柔而坚定的说“我会让你,只属于我一个人。你会是,我的。”

金愣愣的看着安迷修,突然觉得,幸好,幸好任务结束安迷修就会不记得了,不然,这么温柔的一个小哥哥,得让多少小姐姐伤心啊。

[叮!恭喜任务者金完成任务(2/5),日常任务刷新,晚安吻(0/2),限制时间四小时。]


格瑞和雷德祖玛同时打了一个喷嚏。

格瑞:怎么感觉自己头上又开始绿了?

雷德和祖玛:。。。。。有什么不好的预感。

我不想抱大腿啊! ! !(六)

😭😭😭😭最近要准备考试,都没的更新了,学生党伤不起。

暂时主安金,嘉金。瑞金超级少的一点点,其实是all金来的。不喜勿入。

“金可不是你的,嘉德罗斯。”安迷修立刻反驳道。

“你们别吵架啦!怎么说我们现在还在执行任务呢,三个人有缘才会凑在一起,就先完成任务吧。”金焦急的插嘴道。“安迷修,你也别跟嘉泽罗斯计较啦,他其实才九岁而已,未成年的小孩子呢。”

“。。。。。”

“。。。。。”这个未成年杀伤力有点大啊。

“而且安迷修,你也不是曾经说过嘛?骑士要帮助弱小,虽然嘉德罗斯不弱,但是他小呀!他还未成年呢,本来雷德和祖玛跟在他身边照顾他还好,可现在他们不在他身边,作为队友,我们怎么也应该照顾他一下才是。”

闻言,安迷修苦笑一声,说道:“金,你学的,还真快。”

嘉德罗斯看似不屑的切了一声,扭过头去。可耳尖的浅红在从叶间泻下的银色里暴露无疑。

安迷修:=_=傲娇啊(冷漠)

金:傲娇啊!==+真棒!⊙▽⊙
PS:经由着常人无法理解的很多萌点,这是为什么他非常喜欢格瑞(外冷内热)紫堂幻(眼镜萌娘(雾))和凯莉(口是心非)的原因。

嘉德罗斯悄悄回头瞟了一眼,正好对上金,包子脸瞬间红透了,恼羞成怒道:“渣渣!看什么看!还不去扎营!”

“咳咳”意识到自己盯的太久,金干咳两声。脚底抹油般溜开了。

☞。。。。。。。。。。。。。。。。。。。。。。☜

“呼!累死了。真是的,嘉德罗斯你怎么也不来帮帮忙呢。”金一屁股坐在火堆旁边,拍去手中的灰尘。对坐在树叉上的嘉德罗斯说道。

火光映在金的脸上,使他蓝色的大眼睛闪闪发光,就像……

“就像太阳照在海上。”脱口而出。

话音刚落,嘉德罗斯就像是被吓到般逃避的挪开在金身上的视线。
本王这是——
怎么了?

下方的金似乎有所察觉般抬起头,看向嘉德罗斯,扬起他标志性的灿烂笑容:“你说什么了吗?”

“渣渣你耳朵坏了吗!我什么都没有说!”

“。。。”没说就没说呗,这么凶干嘛呀。熊孩子!金郁闷的转头,恰好看见安迷修正在帐篷前忙活着,就要起身帮忙。

安迷修就转过头来了,他一眼就看穿了金的想法。欣慰的想:还是金好,懂的体谅我〒_〒。所以

“没问题的,金,我自己也可以的。所以你还是好好休息吧。”

橘黄色的火光映着安迷修温和的脸庞。

金在恍然间,竟仿佛看到了秋,在登格鲁星上,有时候会因为达不到指标而干脆在矿场露营,忙碌了一天的姐姐也是这样,疲惫而温柔的笑着说:没问题的,金。

眼前的少年那样恍惚而温柔的看着自己,像是看待世上最重要的事物或者——人一样。兴奋和激动一点点从心底涌上来,让安迷修忍不住也看向金的眼睛,当视线对上,就宛如被人用一桶冰水迎面泼上。不,不对,不是自己,那眼神分明是在透过自己怀念着谁。会是——嗝瑞吗?不想看到,不想看到金思念别人。

那就打破他对那个人的思念吧,让他看到自己,只看到自己。

脑海里一个声音诱惑着。

不!身为最后的骑士,我怎么可以有这种想法!

正当安迷修纠结时,一个稚嫩的声音传来。

“呵!”

在树叉上休息的嘉德罗斯看着两人深情对视(雾),瞬间不爽了,察觉到自己奇怪的异动,嘉德罗斯破天荒的按耐了几秒。现在他终于忍不下去了,本王的人本王管有什么错?!

“别看了!渣渣!”

突然受到的惊扰,让金差点跳起来。。。。熊孩子!

“干嘛!吓死我了!”

金的惊叫让嘉德罗斯的心情稍微好了一点,他从树上跳了下来冷哼道:“你已经是本王的人了,不要勾三搭四的。”

金无语的在心里翻了个白眼:熊孩子占有欲就是强,而且我什么时候答应做他的人了。话说嗝瑞怎么没有这么二的时候呢,emmm,也不知道他现在咋样了。

正在和雷德祖玛扎营的嗝瑞突然打了个喷嚏,他抬头望望夜空,金在想我?

真的好久没有更新啊,如果还有人能记得我的文,那真的是很高兴的了。⊙▽⊙

我不想抱大腿啊!! !(五)

.好的👌,小透明我终于又更新了所以这一篇长一点

“唔o>_

比之前看到的树木更为巨大,在黑暗中,甚至看不到顶端,星星点点的月光从叶间的缝隙中落下,勉强看得清楚附近巨大的树木根须蟠结在一起,像一堵墙。

【巨型深林近中心地带。】

“近中心吗?嗝瑞他们在哪呢?”

【巨型深林边缘地带。】

现在应该已经这么晚了,应该找个地方扎营才对。这么想着金借着月光摸索着前行,无聊的和任务助手聊了起来。

“安迷修不是一起被传送来了嘛,他人呢?”金对于这个颇为照顾他的骑士还是很关心的。

【随机传送,我们是不能暴露参赛者的位置的。】

“。。。好的吧,那助手,为什么我不能把这个任务的存在告诉格瑞他们呢?我都被误会成变态了〒_〒。”

【因为……】任务助手意外的卡了一下【因为这是机密任务。是为了让你完美体验到与强者交“好”朋友的感觉。再说了,你也不用担心,任务完成后会清除被攻略者关于本次任务的记忆。这才是——幸运E级人物啊~好不容易成为朋友,又变成了只有你记得的陌生人,感觉很糟糕吧~】

“。。。。”所以这个任务到底有什么意义啊!而且感觉任务助手的语气一下子恶劣起来了啊!

【滴——!刺啦——警报!警报!有人破坏磁……统!采取嘶——措刺——!】

[现在转为仅发布任务模式,任务模式:三人行。开始随机传送。请各位做好准备。]

!       !      !

金慌乱的戳着显示屏,“我擦!任务助手你又怎么了!不会又要传送吧  !    !   !”

格瑞:三人?看来有比较大的概率和金组。(先看下形象,默默举起烈斩。)

嘉德罗斯:渣渣........

雷德看着嘉德罗斯周围可疑的粉色气泡与祖玛交换了一个眼神。

老大他……怎么了?

。。。不知道。

安迷修:不知道金怎么样了?希望不会有事。若此次组队还在一起,也是得上有缘了吧。有点……开心

雷狮:格瑞和嘉德罗斯实力很强,但都不是控制。至于那骑士,不捣乱都是好的。那个小鬼吗?好像还可以的样子。

卡米尔:最佳选择的话,应该就是金了吧。

帕洛斯:如果是那个傻不拉几,小鬼,也许会很有趣吧~

佩利:谁都好,快来和我打一架吧!

~~( ﹁ ﹁ ) ~~~~~( ﹁ ﹁ ) ~~~~~( ﹁ ﹁ ) ~~~~~( ﹁ ﹁

你睁开眼,映入眼帘的就是一抹金色。安迷修突然有点不敢置信。真的是他吗?

“看什么看?!”稚嫩而嚣张。

是大赛第一啊,果然,我的运气没有那么好呢。安迷修苦笑着闭上眼睛。

“你没事吧?安迷修?”少年清亮的声音在耳畔响起。“脸色看起来不怎么好啊。嘉德罗斯他不会有事吧?”

“安心吧,他比一般的垃圾强上不少,还没那么容易死。”

啊啊啊!是金啊!果然是小天使吧!

“什么辣鸡,安迷修也很强的,自大狂。”金有点生气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安迷修有点恶心帅,但是对自己还是很不错的,一路上保护自己好几次呢!

“哼╭(╯^╰)╮!渣渣,看清楚,谁,才是强者。而像你这样弱小的渣渣,就该跟在强者的后面。”嘉德罗斯不屑的撇了一眼还躺在地上的安迷修。“这个连马都没有的垃圾竟然还敢自称为最后的骑士,呵!”所以本王才是你最好的选择啊!

“。。。。〒_〒”会心一击啊!你这个九岁的小屁孩。

“先撇开安迷修有没有马不说,你不是不喜欢我跟着格瑞吗?”金的关注点显然是正确的(雾),他疑惑的偏过头,认真的盯着嘉德罗斯。

“。。。。”瞪。

“哦,我知道啦!”金看着嘉德罗斯的眼睛,恍然大悟般一拍头“嘉德罗斯你……”

“是想和嗝瑞做盆友对吧~\(≧▽≦)/~”

“。。。。”

“嘛!格瑞是有点冷淡啦,其实他人还是很好的。嗝瑞的盆友就是我的盆友,以后我们就是盆友啦!”

“哼///^///”谁是你朋友,以后你就是本王的人了,哼!

“金,他可不适合当你的朋友。”

安迷修温和的嗓音从身后响起。同时金感到一股大力将他从后扯去,和嗝瑞的有点不一样呢,很——陌生,但是也很可靠。

“喂!安没马,放开本王的渣渣。”嘉德罗斯看着金落入安迷修的怀里,突然烦燥起来,那可是本王的人!

金来凹凸幼儿园的第一天(十四)

1.all金,only金受,不喜误入。
2.总算了o(≧v≦)o更新更新 啦
3.幼儿园文笔莫嫌弃
4.时隔半个月我终于更新啦!

“这就是我的房间!”金骄傲的推开门“是我和嗝瑞一起自己布置的哦!”

“是吗?”凯莉挑挑眉带着明显的轻蔑,操控着星月刃就滑进金的房间。这么傻的金和那个一看就毫无审美的芦荟头布置的房间,呵呵。

“小心点啦!凯莉。”金忙去拦下凯莉,自己这个小房间可经不起凯莉的星月刃的摧残。

“居然还蛮不错的诶。”凯莉含着棒棒糖含含糊糊的说道。

确实,金的房间并不奢华也并没有什么名贵的家具,甚至没什么特点,但看起来很温暖,就像它的主人一样。天花板是天蓝色的,墙壁被刷成了海蓝色,地板则是浅浅的黄色。阳光透过玻璃,落在书桌和地板上。书桌旁就是一张小小的床铺(虽然对于金他们这么大的小屁孩来说,够五个人并排睡了。)靠着墙角。而书桌的另一边就是一个熊猫样式的衣柜。床旁边的墙上是一个大大的金色箭头图案和一张格瑞的婴儿照,床脚靠着一个滑板一个和墙壁上金色箭头的一模一样的滑板。软绵绵的小床整理的整整齐齐,除了床头摆着一把绿色的刀和长得像嗝瑞的玩偶(别误会,那是嗝瑞送给金的小夜灯)看上去就有种想扑上去滚一滚的感觉。

雷狮看着帕洛斯艰辛的拉住佩利,默默转头,这么丢人的下属绝对不是我的。突然一个有趣的东西落入他的眼中。。。。

“小鬼,这是什么?”雷狮走到书桌前,好奇的拿起桌子上的小小的玩偶,宛如阳光一般的头发和湛蓝色的眼睛,这是……金?

“哼哼哼!”金得意的摸摸鼻子“这可是嗝瑞送给我的五岁生日礼物!是不是超帅?!这是嗝瑞自己做的呢,他还以为我不知道,嗝瑞果然是我最好的盆友……”

“切!渣渣就是渣渣,不就是一个小小的礼物吗,本王以后送你一个更好的!绝对比嗝瑞那个家伙送你的好!”

   嘉德罗斯不爽的打断了金对嗝瑞接下来喋喋不休的夸奖,抱着大罗通神棍走到了雷狮面前,一把夺下雷狮手里的小金玩偶,大眼瞪小眼。

雷狮:……竟有人敢抢我的东西!……但是打不过,我忍。

“咳!”雷德尴尬的咳嗽了一声。老大你都盯多久了,所有人都盯着你看呢!“咳咳咳!咳!”

“…………”就默默看着你咳死。

“。。。嘉德罗斯大人。”还是祖玛看不下去了,上前怕了拍嘉德罗斯的肩膀。

“。。。。。”空气一片寂静。

“假的螺丝!不许你这么说嗝瑞送给我的礼物!”金看着嘉德罗斯拎着嗝瑞送给自己的礼物嘉德罗斯越来越红的脸和越来越狰狞的表情,“你你你想干嘛!?o>____

“?”嘉德罗斯迷茫的挪开视线,看着金。

“……”我去嘉德罗斯大人/老大,为啥听不到我们说话!

“放放放开我的礼物!”〒_〒为什么会结巴。。。5555

“啰 啰嗦!你这个渣渣!”嘉德罗斯终于反应过来,快速把玩偶放在书桌上,结结巴巴的骂到。“本王才不是觉得你的玩偶太可爱了!才,才看了那么久!”本王绝对不是因为这个玩偶太像那个渣渣,才看了那么久!嗯!

“。。。。”众人。

“啪!”这是紫堂幻眼镜掉在地上的声音。

紫堂幻快速捡起自己掉在地板的眼镜,顶着各位大佬炙热的眼神艰难的说到:“金,那个,嗝瑞在叫了。点心好像做好了。”没想到嘉德罗斯喜欢这个,会不会被灭口啊!〒_〒

“……”雷德/祖玛:原来老大喜欢这个,以后他生日改送玩偶吧!难怪机器人啊什么的都没啥用。

“那我们就去看看到底是嗝瑞的点心好吃,还是卡米尔的好吃吧~”雷狮努力压抑着嘴角的上扬,可飘逸音线出卖了他的内心。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凹凸幼儿园第一校霸居然喜欢玩偶!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终于做好了!嗝瑞和卡米尔也太慢了。”佩利兴奋的冲出金的房间。

这次帕洛斯没有拦了,他只是默默微笑:)。终于不用拦这只疯狗了:)。

“走吧!本王就屈尊去尝尝那个芦荟头的点心。”嘉德罗斯
状似不耐烦的急忙冲出金的房间。不行,那个渣渣的房间太奇怪了,本王老是觉得热,脸还很烫。

“。。。。。”金。哈,原来嘉德罗斯和自己一样都喜欢玩偶啊!既然这样说不定我们可以成为好盆友呢~o(≧v≦)o虽然嘉德罗斯有点自大,还打架又傲娇,但是会来我家玩,说不定还是有机会成为好盆友哒!

“哦~”凯佬看着嘉德罗斯通红的脸,笑了。

紫堂幻默默离凯莉远了一点,每次凯莉这样笑都会有人要倒霉,还是离她远点吧。

。。。。。秋回家的分割线。。。。。。

“姐姐!”金一下楼就看到自己姐姐坐在自己乖巧(?)的朋友们的对面,品尝嗝瑞的桂花糕和卡米尔的蛋糕。兴奋的冲进秋的怀抱。

“金!怎么样?幼儿园好玩吗?有没有人欺负你呀,有人一定要告诉姐姐,姐姐帮你教训他!”秋温柔的摸摸自家弟弟的头,危险的目光不时瞟过对面心怀不轨的一帮人(小屁孩?)

“嗯嗯o(≧v≦)o,在幼儿园我很开心。还交了很多盆友。那个把围巾围在头上的是雷狮,还有。。。。”金喋喋不休的和秋说。

“嗯嗯。”秋不时的应和着。哦,这帮臭小鬼原来是自家弟弟在幼儿园新交的朋友啊。可是看起来个个心怀不轨的样子,本来就有个心怀不轨的臭小鬼了,居然又多出来这么多,不行!通通赶走!“是吗?金今天很开心啊。那好吧(∩_∩),天色也不早了,各位也该回家了吧?”

“我们。。”不急。眼疾手快的帕洛斯及时的捂住了佩利的嘴。难道没看出来大姨子这是让我们走嘛,你降低了好感度没问题,可你也别拖我下水啊!

“我们是金的同学,我叫凯莉,就是来这玩一下,改日再来正式拜访。第七神使秋大人~”凯莉含着棒棒糖,挂起紫堂幻就走。秋居然是金的姐姐,我靠,以后追妻路漫漫了。

紫堂幻:啊!是最近被自己坑儿子的老爸得罪的那个神使啊!!

“我是雷狮!未来最强大的海盗团团长。”雷狮骄傲的挺胸。

“哦,一个自封的海盗团团长。你有船吗?”秋随口打击道。

一只小雷狮失去了梦想。

“我是卡米尔,你吃的蛋糕是我做的。”卡米尔十分冷静。没人能对蛋糕说不!

“哦,奶油做的有点腻,里面的面包烤糊了。”秋冷漠的说到。

一只卡卡失去了原谅色。

“。。。”

“好了,你不用说了嗝瑞。”秋灰灰手“去送送我们的客人吧,然后回来吃饭。”

“哦。”

“。。。本王是。。。”嘉德罗斯开口。

“好了你也不用说了,伪神阁下。作为圣星空未来的王储,你不觉得年仅两岁的你该回家了吗?拜拜”还不等嘉德罗斯说完,秋立刻打断。

一只两岁的嘉嘉失去了颜色。

“好啦金!姐姐今天陪你睡觉,还给你读故事书好不好?”秋笑的温柔。

“好!”

——ending——

好了,到这里,金在凹凸幼儿园的第一天就这么完结了o(≧v≦)o谢谢大家的喜欢。偷偷告诉你们一个秘密,连续点击文章两下会有爱心冒出(⊙o⊙)哦(⊙o⊙)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