炙云帆

我不想抱大腿啊!!!(七)

以后还是要持续更新的,忽然发现很久不更新看的人就少了好多!伤心π_π

“既然你已经是本王的人了,接下来把我说的话你要通通记住!首先绝对不准勾三搭四,尤其是那个安米修。,然后@ygrdghubdecghhijjg...”

都说了我不是你的人,金在心里面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突然一个熟悉的机械混合音响起。

[叮!恭喜任务者金完成任务,:你是我的人(1/5)。]

[任务助手,你修复了?!]金又惊又喜的急忙询问。

[怎么可能这么快!只有五分钟交流时间,之后,将由智能系统接管和发布任务。]

[哦(´-ω-`)那任务系统也是特意来通知我的吗?你真好。]

[我只是特意来提醒一句,千万别忘了!任务!之后,被攻略者们关于本次任务的所有记忆都会被消除!攻略者如下:安迷修,嘉德罗斯,格瑞,卡米尔,雷斯。顺便一提,随即惩罚还是在的,别忘了按时完成任务,五分钟到了,拜。]任务助手,急切的说完这句话,立刻消失不见。只留下金在内心绝望的呼喊。

[雾草!你别死啊,任务助手为什么随即成了还有啊!]

“喂,渣渣,你听到了吗?!”

嘉德罗斯的暴喝和从耳边呼啸而过的大罗通神棍,将金从无尽的随机惩罚中拉出来。

           刚抬起眼帘,纯金色的眼眸就撞入眼中,太,太近了!

太近了,额上的发丝和呼吸交缠在一起,似乎连氧气都被夺去。快要喘不过气了,心跳声在无限放大,扑通,扑通,一下比一下慢,几乎都要停止。

粉红从少年白皙的脖子开始,一点点的侵略,锁骨正随着呼吸一起一伏 ,微微颤抖,看起来即可怜,又异常诱惑。嘉德罗斯舔舔蠢蠢欲动的牙齿,金色眼眸在黑暗中闪闪发光!看起来就像一只饿急了的野兽。

金看着那只兽突然笑道:“渣渣,你是我的人了?”明明是问句,却一丁点询问的意思也没有。

“咕。”金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正想拼命摇头,却只来得及看到眼前金色的发丝一晃,然后――

      “啊!!!”

“金!”安迷修急忙扔下还未整好的帐篷,全力向惨叫传来的方向疾驰。

“唔~∏_∏”金捂着锁骨泪汪汪地控诉嘉德罗斯“你咬我干嘛!都出血了!”

“切!渣渣就是渣渣,随便咬一口就出血了。”嘉德罗斯感受着舌尖上的血腥味,心情颇好的抽回大罗通神棍“别忘了我对你说的话,去巡查了。”说完,纵身一跃,失了踪影。

安迷修赶到时恰好看见嘉德罗斯的离去,而金眼泪汪汪的捂住锁骨。

“发生了,什么……?”

安迷修站在树影下,褐色的眼眸,晦暗不明。

“安迷修?”金欲哭无泪的扭过头,道“嘉德罗斯咬我。”说完,将手拿开露出了一排整齐的牙印。

整齐的牙印落在安迷修的眼里,深深多了几张牙舞爪的意味,让人不爽。嘉德罗斯那家伙,是想说这是自己的东西,让我不要动吗?

不如盖上自己的印章,将它覆盖怎么样?

不知从哪里冒出的想法让安迷修心下一惊,又甜美的让他难以抵抗。他揽过金的肩膀。也许……可以?为什么……不可以呢?

“安迷修?”金疑惑的仰起头。

不不不,不行!我不能这样,这样是不对的。

哪里不对?

不对!

只是舔舔而已,又不痛,还可以消毒。

消毒?

对啊,口水是可以消毒的,可以消去一些“不好的东西”哦~

消毒…,对!我只是为了给金消毒而已。安迷修看着牙印,难以抑制的舔舐上那块白皙的皮肤。

“哈哈哈...安迷修,别舔了,哈哈哈,好痒…”金感觉一个湿软的物体在脖子上扫来扫去,细细的痒感,让他忍不住扭动着去躲避“你干嘛啊……”

“消毒...”模糊不清的字眼从耳边飘过,金感觉安迷修又将他往怀里带了带,按住不安分的腰,轻轻在嘉德罗斯咬过的地方又咬了一口,嗓音中带着隐忍的暗哑“别动。”

半响才直起身来,一抬头就看见金有些害怕的望着他。

“安迷修你怎么了?你舔的我好痒啊,哈哈:D”雾草,雾草,好可怕!●﹏●为什么都要咬我。我难道看起来那么好吃吗?

混沌的意识一下就清醒了,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的安迷修迅速后退了好几歩,不可置信的捂住了嘴,我刚刚竟对金有了那样龌蹉的想法,一想起刚刚自己做了什么,安迷修脸红的就像一个熟透了的番茄。

“对,对不起,金,我..我只是,只是在消毒...”安迷修的声音越来越低,多么拙劣的借口,金一定是把我当成变态了吧……,不!做了这种事的我怎能逃避!“金!”

金错愕的看着安迷修从脸红的吞吞吐吐到一脸认真,说不出话来。

“我今日的所作所为,实在不符合作为一名骑士的行为,竟对您做了这样的事...为了补偿您,我将宣誓效忠!做独属于您一人的骑士,一生都效忠你,唯你一人。”

“不不不,没关系的安迷修!你不过是舔了我几下,怎能就这样在我身上绑定你的一生呢!”金急忙拒绝。

“不,金,我的过错就要由我来承担。如果不能忠于您,那我只能,死于剑下。这是我身为骑士必须做到的原则。”安迷修拔出凝晶,流焱。
褐色的眼眸沉默的注视着锋利的剑刃,骑士默默等待着那一人的裁决。

“。。。。那。。。好吧。”金叹了口气,何必呢。虽然这样很对不起安迷修,但是还好任务结束后,记忆就会消失,先答应吧。

“我,最后的骑士安迷修在此宣誓,此一生效忠于金,属于金,以及是生命发誓,我将保护的王子殿下!直到我身体的血液流尽,最后一滴。”

誓言被林中偶然而至的微风扬起,穿过茂密的树林,被银色月光所见证,见证骑士,一生仅有一次的宣誓。

“我已经独属于你一个人了,金。虽然你现在并属于我,但是,”安迷修温柔的撩开金的发丝,温柔而坚定的说“我会让你,只属于我一个人。你会是,我的。”

金愣愣的看着安迷修,突然觉得,幸好,幸好任务结束安迷修就会不记得了,不然,这么温柔的一个小哥哥,得让多少小姐姐伤心啊。

[叮!恭喜任务者金完成任务(2/5),日常任务刷新,晚安吻(0/2),限制时间四小时。]


格瑞和雷德祖玛同时打了一个喷嚏。

格瑞:怎么感觉自己头上又开始绿了?

雷德和祖玛:。。。。。有什么不好的预感。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