炙云帆

我不想抱大腿啊! ! !(六)

😭😭😭😭最近要准备考试,都没的更新了,学生党伤不起。

暂时主安金,嘉金。瑞金超级少的一点点,其实是all金来的。不喜勿入。

“金可不是你的,嘉德罗斯。”安迷修立刻反驳道。

“你们别吵架啦!怎么说我们现在还在执行任务呢,三个人有缘才会凑在一起,就先完成任务吧。”金焦急的插嘴道。“安迷修,你也别跟嘉泽罗斯计较啦,他其实才九岁而已,未成年的小孩子呢。”

“。。。。。”

“。。。。。”这个未成年杀伤力有点大啊。

“而且安迷修,你也不是曾经说过嘛?骑士要帮助弱小,虽然嘉德罗斯不弱,但是他小呀!他还未成年呢,本来雷德和祖玛跟在他身边照顾他还好,可现在他们不在他身边,作为队友,我们怎么也应该照顾他一下才是。”

闻言,安迷修苦笑一声,说道:“金,你学的,还真快。”

嘉德罗斯看似不屑的切了一声,扭过头去。可耳尖的浅红在从叶间泻下的银色里暴露无疑。

安迷修:=_=傲娇啊(冷漠)

金:傲娇啊!==+真棒!⊙▽⊙
PS:经由着常人无法理解的很多萌点,这是为什么他非常喜欢格瑞(外冷内热)紫堂幻(眼镜萌娘(雾))和凯莉(口是心非)的原因。

嘉德罗斯悄悄回头瞟了一眼,正好对上金,包子脸瞬间红透了,恼羞成怒道:“渣渣!看什么看!还不去扎营!”

“咳咳”意识到自己盯的太久,金干咳两声。脚底抹油般溜开了。

☞。。。。。。。。。。。。。。。。。。。。。。☜

“呼!累死了。真是的,嘉德罗斯你怎么也不来帮帮忙呢。”金一屁股坐在火堆旁边,拍去手中的灰尘。对坐在树叉上的嘉德罗斯说道。

火光映在金的脸上,使他蓝色的大眼睛闪闪发光,就像……

“就像太阳照在海上。”脱口而出。

话音刚落,嘉德罗斯就像是被吓到般逃避的挪开在金身上的视线。
本王这是——
怎么了?

下方的金似乎有所察觉般抬起头,看向嘉德罗斯,扬起他标志性的灿烂笑容:“你说什么了吗?”

“渣渣你耳朵坏了吗!我什么都没有说!”

“。。。”没说就没说呗,这么凶干嘛呀。熊孩子!金郁闷的转头,恰好看见安迷修正在帐篷前忙活着,就要起身帮忙。

安迷修就转过头来了,他一眼就看穿了金的想法。欣慰的想:还是金好,懂的体谅我〒_〒。所以

“没问题的,金,我自己也可以的。所以你还是好好休息吧。”

橘黄色的火光映着安迷修温和的脸庞。

金在恍然间,竟仿佛看到了秋,在登格鲁星上,有时候会因为达不到指标而干脆在矿场露营,忙碌了一天的姐姐也是这样,疲惫而温柔的笑着说:没问题的,金。

眼前的少年那样恍惚而温柔的看着自己,像是看待世上最重要的事物或者——人一样。兴奋和激动一点点从心底涌上来,让安迷修忍不住也看向金的眼睛,当视线对上,就宛如被人用一桶冰水迎面泼上。不,不对,不是自己,那眼神分明是在透过自己怀念着谁。会是——嗝瑞吗?不想看到,不想看到金思念别人。

那就打破他对那个人的思念吧,让他看到自己,只看到自己。

脑海里一个声音诱惑着。

不!身为最后的骑士,我怎么可以有这种想法!

正当安迷修纠结时,一个稚嫩的声音传来。

“呵!”

在树叉上休息的嘉德罗斯看着两人深情对视(雾),瞬间不爽了,察觉到自己奇怪的异动,嘉德罗斯破天荒的按耐了几秒。现在他终于忍不下去了,本王的人本王管有什么错?!

“别看了!渣渣!”

突然受到的惊扰,让金差点跳起来。。。。熊孩子!

“干嘛!吓死我了!”

金的惊叫让嘉德罗斯的心情稍微好了一点,他从树上跳了下来冷哼道:“你已经是本王的人了,不要勾三搭四的。”

金无语的在心里翻了个白眼:熊孩子占有欲就是强,而且我什么时候答应做他的人了。话说嗝瑞怎么没有这么二的时候呢,emmm,也不知道他现在咋样了。

正在和雷德祖玛扎营的嗝瑞突然打了个喷嚏,他抬头望望夜空,金在想我?

真的好久没有更新啊,如果还有人能记得我的文,那真的是很高兴的了。⊙▽⊙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