炙云帆

我不想抱大腿啊!!!(九)

金受only
all金文,现主嘉金和安金,不喜欢的小朋友不要误入哦。这篇是嘉嘉和安哥退场了,格瑞最后才出现。

早上起来时,嘉德罗斯已不在身侧。

起床了吗?

金不以为意的爬出帐篷,习惯性的扶正帽子。

嗯,还是一如既往坚挺…………嗯?!

“我的帽子回来啦!耶!不用穿女装喽!”

“真不知道你有什么好开心的,反正你穿什么都一样(可爱)。”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突然出现的嘉德罗斯闷声道,说完就转身离开。留下在原地跳脚的金。

“什么叫都一样啊,我可是堂堂正正的男子汉!”

一个温暖的手掌落在了金的头顶,伴着伴着沉稳和略带宠溺的声音。

“嗯。我的王子殿下最有男子气概了。”

“就是就是,嘿嘿……”金骄傲的叉腰。

“磨蹭什么?还不快走!本王可不想和这个恶心的虫子再待下去。”嘉德罗斯看着两个人亲密的举止,不爽涌上心头,恶声恶气道。

“那我们赶紧出发吧。”金兴奋的冲在最前面。这个奇怪任务总算是要做完了一小半了。

————————————————————————————

“这里就是蚂蚁洞了吗?好大,好深啊!”金站在高高土堆上,好奇的在黑黝黝的洞口探头探脑。

“我先下去看看,你在这里等一会儿,金。”安迷修就这眉头看着深不可测的洞穴,万一里面有什么危险怎么办?伤到王子殿下就不好了。

“你怎么可以一个人下去呢?安迷修,万一下面有危险你受伤了怎么办,我和你一起下去吧。”金反而更担心安迷修,作为朋友,怎么可以让朋友陷入危险的境地呢?何况安哥之前那么护着我。

“本王的人本王自会顾好。而你虫子,你顾好自己吧。”嘉德罗斯说完就拽着金跳下了洞穴。

“哇啊啊!!嘉德罗斯!我还没有做好准备啊!啊,啊,啊……”

“金!”安迷修下意识的跟了下去。

金,措不及防的被嘉德罗斯拽了下去,没想到没有撞在冰冷坚硬的岩石上,反而落入一个炙热的怀抱。
耳边传来嘉德罗斯略带紧张的声音“本王才不是护你,只是怕你受伤了拖我后腿而已,”

“好好好,不过,还是谢谢啦。”金看着嘉德罗斯精致的侧脸,突然觉得有点可爱。还真是不坦率啊。

“谁让你是个渣渣。”

“……”刚刚肯定是错觉。

“金!是你吗?”

“安迷修!我们在这~”金兴奋的朝不远处的影子挥手。

“渣渣,”嘉德罗斯按下金挥动的手“那个,并不是那个恶心的虫子,而是另外的东西。”

“另外的东西?”金迟疑着放下手,仔细的看向那个影子。确实,这个影子很大,即使仅仅只是有发光的矿石照明,也确实大的过分,也没有安迷修的呆毛。可到底是什么呢?

“后面也有东西。”嘉德罗斯好像听到了什么,不以为意的在金耳边说到。

热气吹拂在耳尖尖上,害得金寒毛直竖。

小心的一点一点回头,就瞥见一个影子在接近。

“金...”是熟悉的声音。

“安迷修!”金松了口气。“是你啊。”

“当然是我,这里是蚂蚁的巢穴,除了我们是人以外,其他的都是蚂蚁,而且我会保护你的,不用担心。”安迷修将剑背在身后,微笑道。“另外,我找到了蚁后的位置,我们赶紧去完成任务吧。”

“嗯!”

安迷修所说的位置离他们并不远,很快就到了。

他们在洞壁的一个洞穴上,从那里刚好可以看见底下的群蚁,而群蚁中间看起来正准备产新的蚁后。看来来的正是时候。

空气中弥漫着奇异的香味,浓郁得令人窒息。

所有的蚂蚁大概都在这了吧,黑压压的一大片将蚁后包围在中间。这些工蚁与外面随处见到的蚂蚁并不一样。它们十分巨大,足有一人半高三人那么长,令金诧异的瞪大了眼睛。

“这是什么品种的蚂蚁啊,这么大!”

安迷修打量着工蚁们的位置分布,有了计划,道

“当王卵出生之后就会死亡。那时蚁群就会开始严格的保护王卵。但是王卵出生时的那一刻,原蚁后并不会立刻死亡,那时便是我们的机会。我和嘉德罗斯对原力武器的掌控都比较熟练了,实力较为强大。而金你的灵活性非常高,所以我和嘉德罗斯吸引火力,而你负责去拿王卵。”


“嗯嗯。”


“以本王的实力,吸引火力足以。而你,虫子,见识了本王的强大之后,马上给本王滚。”


“在下是金的骑士,在耗尽我的最后一滴血之前,绝不会离开金!”


“那你现在就去死吧!”


“别这样!嘉德罗斯,你们都是我的好朋友,别打啊!”

金将安迷修护在身后,一脸严肃的说。真是的,嘉德罗斯也太像个熊孩子了,就算要抱大腿也不想抱这么熊的。


嘉德罗斯:我怎么好像被渣渣当做小屁孩来训了?

安迷修:金保护我了,嘿嘿嘿,金果然更喜欢我.....

{由于垃圾作者不会写打斗的,于是直接跳过。绝对不是因为懒哦!}

{叮!恭喜完成任务。现在将完成任务的队伍送出场地,奖励已发送。}

{五秒后,开始传送,五.....}

“渣渣!”

“嗯?”金毫无防备的回头。

温热的触感,和精致的五官很快占据了金。

“唔!”

霸道的气息,一触即离。

嘉德罗斯通红着脸“等本王来找你。”

金来不及反应嘉德罗斯的出人意料就被安迷修转了个面,温柔的吻落在眉间

“金,最后的骑士为你而来,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

.....................................................................................................................................


“阿拉,看来老大已经通关了。”雷德看着缓缓下降的光柱,笑的理所当然“这次我们不在身边,不知道老大有没有交到新朋友呢~”

“嘉德罗斯大人,对那个叫金的很有兴趣。而嘉德罗斯大人一旦在意,就很难放手。”祖玛背上风之大刀,看着从天而降的光柱,向来冷漠的话中包含着的不知是警告还是劝告。

格瑞抱着烈斩,闭着眼睛,似乎是睡着了。

就在祖玛和雷德即将消失前,一句话平淡似乎在称述事实

“无论是谁,绝不退让。'哪怕,是金自己。

世界重新陷入黑暗。



【叮!由于人员减少,重新分配。】

评论(1)

热度(18)